Mifu沙流

拙笔哪堪描情深
——后知后觉地王道着冢不二、吉莱、撒沙、仙流

自古英雄多离别

谨以此吐槽纪念不小心看到的银英。

粮食向,大概还有微量吉莱。

*****
从前后知后觉地混迹在一小方SS圈里,最近又二十分后知后觉地看完了银英的OVA。

说起来开始看的时候是在冷飕飕的季节里的。鬼使神差看起银英不过是因为追新番时偶然瞥到一眼新的上传。其实很早就如雷贯耳,跑去bd看了一眼声优表,好多位耳熟能详,比如SS黄金这一代里的老大的两位声优,比如天上天下唯吾独尊的第六宫主人的声优,比如在黄金魂里通过植物读人心思技能get的阿布罗迪以及海皇的声优,比如大小艾的声优,比如saorisan呼喊得最多的那位。总之黄金的声优不算前后代的话都在。可喜可贺。难得SS角色在另一部作品里集得挺齐,虽然也是因为两部都是CV表超长的作品。

在知乎的评论里溜了一圈,知道是个宏伟却悲壮的英雄主义故事,一如希腊神话里那些被游吟被雕塑被油画的半神,一如银英相似时代的SS里一身金灿灿代表着黄道十二宫的女神的战士们。

说到女神,不得不承认初次听到安妮罗洁声音的熟悉感。啊咧,那不是小雅么,虽然平时不怎么能辨别女性声优的声音。然后听着莱茵哈特的话语,却怎么都无法与不时呼唤“尼桑”的瞬联系在一起,正印证着声优都是怪物的评价。偶然在脑海里把角色替换了,仿佛瞬在呼唤姐姐。咳,仔细想想其实没什么违和感?虽然声音上有差别,那种依恋亲切感却很相似。是尼桑还是内桑,还是有一定共通之处的。看到有人评论说皇帝童鞋恋姐。其实回想一下他个人经历的话,他对姐姐的态度也是情有可原。几乎没有父母爱的孩子只有温柔漂亮的姐姐是最亲的人,虽然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有了大公童鞋的陪伴,不过毕竟和亲人是些许不同的,比如会在一些时刻陪他打架,姐姐的话会教育他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统一整个银河的皇帝陛下是比一等星更耀眼让人仰望的存在。犀利的言语大胆的战略以光年为单位的野心身先士卒的体贴果敢的决断力和执行力,把天才急速推上了历史的浪尖。如果说美人与英雄通常没有迟暮,达到两者顶峰的莱茵哈特自然被作者截止在理想基本实现刚刚体验过人生一些重要阶段的时刻。遗憾吗?大概没有,或者有很多,如果作为那个其实喜欢在亲近的人面前撒娇并且渴望着幸福生活的金发少年。

提到莱自然会想到吉尔菲艾斯。不过这只要稍后提。这只领便当和Oberstein关系莫大。O童鞋的声音当然没话说,记得还有评论说盐泽先生后再无穆之类的。穆先生的温柔腹黑大概是我所接触到的SS圈里公认的,所以O童鞋这个不怎么温柔的谋略家其实也不算偏离,何况从他养狗这点看大概心里还是有温柔之处?虽然其实他在处理间接导致吉童鞋领便当的威斯塔朗特事件里的策略并非无懈可击。并不是每个平民都在看到那些惨烈画面后不会质疑为什么有飞行器能到达拍照派遣的救援队却来不及施救吧。嘛,这当然不属于此处的讨论范围。其实要说的倒是他的形象让人略微想到了SS圈里目前大概还活跃着的伯兮大人在很多年前的天舞上创作的Episode里那个黑色边缘的穆。暗自猜测伯兮大人当年键盘上的穆是否有些微O童鞋的影响。毕竟那个穆执意着与之关系复杂的友人(咳)应该存在着的样子和状态,而奥贝斯坦执意着自己理想里的帝王和王朝。与后来居上的希尔德玛琳道夫相比,这只忠诚于自己的理想却在手段上缺乏柔软变通,或者其实是故意缺乏?不论是威斯塔朗特事件还是扣押海涅森5000人之后一系列的关联事件,军务尚书大人始终自觉不自觉地贯彻着无机如金刚钻般硬朗的形象和行为。利用一切能利用的资源时机好人坏人,最后是自己。个人而言,无法充分同意他憎恨旧王朝的理由,在他生活的时代,因为身体原因被剥夺生存权利的法案看来已经不存在,能恨到如此程度,大概只能说是执念了。

说起来如果不是有外篇,看到吉尔菲艾斯领便当后大概也会和贴吧里不少人表示的一样有很长一段时间看不下去,尽管同盟那里的对话很精彩,杨童鞋身边聚集的大多都是说话毫无遮拦的有故事的人。脖子以下都没什么用的提督先生感觉人气大概比皇帝还高些,目前猜测是后来那几场战争的功勋。毕竟吉不在了,皇帝童鞋无论是心情还是作为都无人能真正舒缓束缚了,就算是智商情商都一流的希尔德再贴心,说话的份量在几年里也无法与皇帝承认的唯一友人匹敌。这点看皇帝童鞋拒绝机要秘书小姐关于先攻占海涅森的提议就能看出。如果那拥有如红宝石溶液般头发海蓝色眼睛的人还在之类的感叹,不知道善于制造各种领便当情节的作者在后面的很多册里是否也会偶尔同感。继续说女性角色,其实银英里有名有姓的几位都是十分才貌兼备的,除了早前的杰西卡和先寇布童鞋目送赴死的那位,比男性主要角色活下来的多不少,这大概也是有人戏称银英为银河寡妇传说的原因吧。

换回继续说杨提督杨元帅。这位的杰出军事天才毫无疑问,性格按理说也很温柔,本性十分善良,也有自己的坚持,可以说是十分正面的接地气的英雄,然而似乎很早前就对这一类本质十分出类拔萃却因为各种原因并不愿意表现自己直到万不得已的角色无法本命。比如古早的Touch里的上杉达也,就算是三矢先生配的音也不行。当然偶然也会反思是不是因为颜值担当几乎都在帝国这一边的关系,虽然空有颜值不行,比如SS里的白银美狄斯,然而颜值不够果然在二次元是很吃亏的?比如POT里的河村,如果这只的颜值是六角的佐伯级别,甚至是白石级别的,大概凭着他和不二是双打搭档,会有不少人萌上这对的吧。咳。

说到颜值担当,当然是被作者写成战神美神祝福过的皇帝陛下。什么,你说罗严塔尔元帅?罗喵童鞋虽然很有荷尔蒙的存在,但是整体没有皇帝陛下那种光辉夺目感。不过,也是从很久以前就无法本命这种美丽到第一眼就光辉炫目的角色呢,而且性格里的嚣张虽然在皇帝身上显得很和谐甚至对比人后的举动有种反差萌,然而那种喜欢和本命却是不同的。同样的比如SS里的阿布罗狄。既然提到罗元帅罗总督,不得不对作者给他设置的位置和性格感叹一下,如果没有设定成被鲁宾斯基盯上,即使是他这样不愿低头的性格也不会被迫心不甘情不愿地打一场莫名其妙违反自己内心也大概率占不到便宜的反叛之战吧。回想一下,大公也好,杨元帅杨提督也好,也都是有种怎么会酱就领便当的感觉。嘛,当然动乱年代怎么样领便当不是领便当。荷马史诗也好,希罗多德的历史也罢,同样说英雄的SS也类似,虽然后者便当都被非主角们领了去。不论是LC、ND还是SS本篇,圣域阵营里总是有各种让人痛心疾首的内耗。银英亦然,而且不论哪个阵营。同盟里因为上级的不可思议而领便当的拉普,因为政见不同而揭竿而起的内乱里消失的将领们;帝国里因为新旧交替被拖下水又莫名其妙逃到同盟的梅尔卡兹,因为新旧交替遇上莫名其妙的愚忠者的发疯替挚友挡枪的吉尔菲艾斯,在海涅森叛乱里自我牺牲的鲁兹和明明一直为了王朝考虑拼命克制自身不屈于人下的骄傲却宁死也拉不下脸来的罗喵。野心也好抱负也罢理想亦然,作者所要表达的固然很清楚,喜欢这些角色的一些读者大概会和我一样忍不住摇晃作者大神们——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好好活下去。嘛,也不知是否因此才有了温馨许多的番外。就像当年柯南道尔在笔下抹杀了福尔摩斯后受到读者压力,不得不开辟回忆记录的方式再续故事。

回首看看,奥贝斯坦和罗严塔尔都因为太执念于自己坚持的一些原则而亡,一个怎么也不愿意向同事们阐明自己做某些事真正的用意,其实在会议上稍微解释一下的话,聪明的提督和元帅们一定能理解他工作里不少不得不做的事情。至于威斯塔朗特,在前线形势已经明朗的前提下,就算阻止了那样的暴行,也总能找到肯出来在舆论与群众面前揭发真相的门阀贵族那边的士兵的。退一步,即使真的没法利用这件事,放任直接滥杀民众的行为导致的死亡数字和士兵因为执行任务死亡的数目相比,民众肯定更不能接受前者吧。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类的,军务尚书不可能看不透。再退一步,就算真的已经决定不去阻止,善后的公关宣传也不能仅仅只是公开侦查舰艇拍到的画面吧。至少还要有思想宣传各种安抚措施甚至赔偿之类的,这样才有可能化解相关的还活着的人员对于没有阻止的怨恨吧。罗严塔尔的谋逆更像是因为不愿意因为自己被陷害就去向人申诉而被费沙或者地球教的人嘲笑。这自尊心强硬到堪比金刚钻。嘛,反正这家伙不像他的至交那么经历单纯,本身也有一定的野心。

看到OVA最后的时候,回想开始不久开完作战会议回元帅府的莱被告知姐姐差点被害的经过时的画面。就那么短短的几年里,当时包括莱在内的五个人里就只剩下米达麦亚,在最高将领里20%的存活率真是很可怕的数字。如果有平均寿命统计的话,那几百年人类的平均寿命大概比人类史上那些世界大战期间好不了多少,不知道和肆虐欧罗巴的黑死病时期比能好多少。另外,既然有技术安装光脑义眼,瓦伦的假手功能上也没太大问题的样子,那些在漫天火光射线能量流里莫名其妙大出血然后领便当的角色一定很不甘心吧。既然在军医手上90%的伤员都能救治,为什么旗舰的舰桥上没有值班的军医?等军医赶到的时间里,不少人只要止住血就能挽救,比如用那种神奇的冻结伤口的喷雾。

在上一段的想法后回顾吉尔菲艾斯其实是有点奇怪的,之前原本打算以轻松快乐的心情来回味银英里第一个领便当的主要角色。明明是明朗温和谨慎又劳碌的性格,明明以坚定的行动出色的表现回应了金发友人幼年期直觉提出的邀请,明明就算不站在某片厚厚的CP滤镜下,他还是可以在与友人不愉快后慢慢黑化然后让读者看到跨越光年的昔日友人因为主张不同反目的狗血戏码,结果就那么迅速退场,徒留血红色的巴巴罗萨在奥丁宇宙港里沉寂时光的叹息。

咳。说起来真么多年本命角色里这只是第一个红发第一个攻。与以往的本命区别挺大。既不像同为摩羯座的流川枫那么沉默一根筋,也不像同为蓝眼睛的沙加和不二那么气质出众。其实说性格的话,与银英旁白演绎的射手座艾俄洛斯有点像吧。嫉恶如仇爱操心的保姆性格,于是这样的角色不论在SS还是银英里都很早就领便当,而与他领便当密切相关的角色,则从此背负重担踏上霸业的征途。圣域也好,星海也好,从此隔着叹息之墙或者瓦尔哈拉的英灵殿。让人不知道该感叹巧合还是天意的是吉领便当的日子居然是瞬的生日。虽然崛川桑的演绎自然让瞬和恺撒形象完全不同,作为读者还是必须惊叹一下。

从前一直觉得11区二次元里的红发角色不是太性格招摇,比如樱木花道,比如莉娜因巴斯,就是像漫画里的卡妙冷冰冰的严格地温柔着,或者菊丸英二跳脱如兔,当然都是精彩鲜活的角色,会在回忆到时默默点个喜欢,可惜始终戳不到本命程度的萌点。完全不记得是第几集了,可能是OVA原创的那个酒会上劫后余生的情节,或者是那时不时出现的纵容般温暖的微笑,亦或者是规劝上升阶段的莱切莫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还要在自己人里树立新敌时的情商,总之等终于开始静下心来决定看完这一百多集时,已然发现最能推动看下去的动力的就是那咋看下完全不出彩的红发青年的故事线了。吉尔菲艾斯这一生的一半都因为一场随意的儿时相遇精彩纷呈,在命运女神的纺纱车上追随着一个圣洁金色的梦描绘了一场绚烂的烟花。而烟花消逝后,在奥丁,一个未来的边境行星上,一处宁静的墓园里,留下了大概会有一两个人的视线仔细描摹的mein Freund作为结语的盖棺定论。作为军人身后无数活着的人无法达到的荣耀,作为朋友时常被惦念提及,作为上司被称颂敬佩,而那个写下mein Freund的全银河地位最显赫的挚友把牵挂密藏在胸前的挂坠里那一缕红色的发丝上。这么写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简直人生赢家,只是眼眶发热鼻子发酸。
从前后知后觉地混迹在一小方SS圈里,最近又二十分后知后觉地看完了银英的OVA。

说起来开始看的时候是在冷飕飕的季节里的。鬼使神差看起银英不过是因为追新番时偶然瞥到一眼新的上传。其实很早就如雷贯耳,跑去bd看了一眼声优表,好多位耳熟能详,比如SS黄金这一代里的老大的两位声优,比如天上天下唯吾独尊的第六宫主人的声优,比如在黄金魂里通过植物读人心思技能get的阿布罗迪以及海皇的声优,比如大小艾的声优,比如saorisan呼喊得最多的那位。总之黄金的声优不算前后代的话都在。可喜可贺。难得SS角色在另一部作品里集得挺齐,虽然也是因为两部都是CV表超长的作品。

在知乎的评论里溜了一圈,知道是个宏伟却悲壮的英雄主义故事,一如希腊神话里那些被游吟被雕塑被油画的半神,一如银英相似时代的SS里一身金灿灿代表着黄道十二宫的女神的战士们。

说到女神,不得不承认初次听到安妮罗洁声音的熟悉感。啊咧,那不是小雅么,虽然平时不怎么能辨别女性声优的声音。然后听着莱茵哈特的话语,却怎么都无法与不时呼唤“尼桑”的瞬联系在一起,正印证着声优都是怪物的评价。偶然在脑海里把角色替换了,仿佛瞬在呼唤姐姐。咳,仔细想想其实没什么违和感?虽然声音上有差别,那种依恋亲切感却很相似。是尼桑还是内桑,还是有一定共通之处的。看到有人评论说皇帝童鞋恋姐。其实回想一下他个人经历的话,他对姐姐的态度也是情有可原。几乎没有父母爱的孩子只有温柔漂亮的姐姐是最亲的人,虽然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有了大公童鞋的陪伴,不过毕竟和亲人是些许不同的,比如会在一些时刻陪他打架,姐姐的话会教育他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统一整个银河的皇帝陛下是比一等星更耀眼让人仰望的存在。犀利的言语大胆的战略以光年为单位的野心身先士卒的体贴果敢的决断力和执行力,把天才急速推上了历史的浪尖。如果说美人与英雄通常没有迟暮,达到两者顶峰的莱茵哈特自然被作者截止在理想基本实现刚刚体验过人生一些重要阶段的时刻。遗憾吗?大概没有,或者有很多,如果作为那个其实喜欢在亲近的人面前撒娇并且渴望着幸福生活的金发少年。

提到莱自然会想到吉尔菲艾斯。不过这只要稍后提。这只领便当和Oberstein关系莫大。O童鞋的声音当然没话说,记得还有评论说盐泽先生后再无穆之类的。穆先生的温柔腹黑大概是我所接触到的SS圈里公认的,所以O童鞋这个不怎么温柔的谋略家其实也不算偏离,何况从他养狗这点看大概心里还是有温柔之处?虽然其实他在处理间接导致吉童鞋领便当的威斯塔朗特事件里的策略并非无懈可击。并不是每个平民都在看到那些惨烈画面后不会质疑为什么有飞行器能到达拍照派遣的救援队却来不及施救吧。嘛,这当然不属于此处的讨论范围。其实要说的倒是他的形象让人略微想到了SS圈里目前大概还活跃着的伯兮大人在很多年前的天舞上创作的Episode里那个黑色边缘的穆。暗自猜测伯兮大人当年键盘上的穆是否有些微O童鞋的影响。毕竟那个穆执意着与之关系复杂的友人(咳)应该存在着的样子和状态,而奥贝斯坦执意着自己理想里的帝王和王朝。与后来居上的希尔德玛琳道夫相比,这只忠诚于自己的理想却在手段上缺乏柔软变通,或者其实是故意缺乏?不论是威斯塔朗特事件还是扣押海涅森5000人之后一系列的关联事件,军务尚书大人始终自觉不自觉地贯彻着无机如金刚钻般硬朗的形象和行为。利用一切能利用的资源时机好人坏人,最后是自己。个人而言,无法充分同意他憎恨旧王朝的理由,在他生活的时代,因为身体原因被剥夺生存权利的法案看来已经不存在,能恨到如此程度,大概只能说是执念了。

说起来如果不是有外篇,看到吉尔菲艾斯领便当后大概也会和贴吧里不少人表示的一样有很长一段时间看不下去,尽管同盟那里的对话很精彩,杨童鞋身边聚集的大多都是说话毫无遮拦的有故事的人。脖子以下都没什么用的提督先生感觉人气大概比皇帝还高些,目前猜测是后来那几场战争的功勋。毕竟吉不在了,皇帝童鞋无论是心情还是作为都无人能真正舒缓束缚了,就算是智商情商都一流的希尔德再贴心,说话的份量在几年里也无法与皇帝承认的唯一友人匹敌。这点看皇帝童鞋拒绝机要秘书小姐关于先攻占海涅森的提议就能看出。如果那拥有如红宝石溶液般头发海蓝色眼睛的人还在之类的感叹,不知道善于制造各种领便当情节的作者在后面的很多册里是否也会偶尔同感。继续说女性角色,其实银英里有名有姓的几位都是十分才貌兼备的,除了早前的杰西卡和先寇布童鞋目送赴死的那位,比男性主要角色活下来的多不少,这大概也是有人戏称银英为银河寡妇传说的原因吧。

换回继续说杨提督杨元帅。这位的杰出军事天才毫无疑问,性格按理说也很温柔,本性十分善良,也有自己的坚持,可以说是十分正面的接地气的英雄,然而似乎很早前就对这一类本质十分出类拔萃却因为各种原因并不愿意表现自己直到万不得已的角色无法本命。比如古早的Touch里的上杉达也,就算是三矢先生配的音也不行。当然偶然也会反思是不是因为颜值担当几乎都在帝国这一边的关系,虽然空有颜值不行,比如SS里的白银美狄斯,然而颜值不够果然在二次元是很吃亏的?比如POT里的河村,如果这只的颜值是六角的佐伯级别,甚至是白石级别的,大概凭着他和不二是双打搭档,会有不少人萌上这对的吧。咳。

说到颜值担当,当然是被作者写成战神美神祝福过的皇帝陛下。什么,你说罗严塔尔元帅?罗喵童鞋虽然很有荷尔蒙的存在,但是整体没有皇帝陛下那种光辉夺目感。不过,也是从很久以前就无法本命这种美丽到第一眼就光辉炫目的角色呢,而且性格里的嚣张虽然在皇帝身上显得很和谐甚至对比人后的举动有种反差萌,然而那种喜欢和本命却是不同的。同样的比如SS里的阿布罗狄。既然提到罗元帅罗总督,不得不对作者给他设置的位置和性格感叹一下,如果没有设定成被鲁宾斯基盯上,即使是他这样不愿低头的性格也不会被迫心不甘情不愿地打一场莫名其妙违反自己内心也大概率占不到便宜的反叛之战吧。回想一下,大公也好,杨元帅杨提督也好,也都是有种怎么会酱就领便当的感觉。嘛,当然动乱年代怎么样领便当不是领便当。荷马史诗也好,希罗多德的历史也罢,同样说英雄的SS也类似,虽然后者便当都被非主角们领了去。不论是LC、ND还是SS本篇,圣域阵营里总是有各种让人痛心疾首的内耗。银英亦然,而且不论哪个阵营。同盟里因为上级的不可思议而领便当的拉普,因为政见不同而揭竿而起的内乱里消失的将领们;帝国里因为新旧交替被拖下水又莫名其妙逃到同盟的梅尔卡兹,因为新旧交替遇上莫名其妙的愚忠者的发疯替挚友挡枪的吉尔菲艾斯,在海涅森叛乱里自我牺牲的鲁兹和明明一直为了王朝考虑拼命克制自身不屈于人下的骄傲却宁死也拉不下脸来的罗喵。野心也好抱负也罢理想亦然,作者所要表达的固然很清楚,喜欢这些角色的一些读者大概会和我一样忍不住摇晃作者大神们——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好好活下去。嘛,也不知是否因此才有了温馨许多的番外。就像当年柯南道尔在笔下抹杀了福尔摩斯后受到读者压力,不得不开辟回忆记录的方式再续故事。

回首看看,奥贝斯坦和罗严塔尔都因为太执念于自己坚持的一些原则而亡,一个怎么也不愿意向同事们阐明自己做某些事真正的用意,其实在会议上稍微解释一下的话,聪明的提督和元帅们一定能理解他工作里不少不得不做的事情。至于威斯塔朗特,在前线形势已经明朗的前提下,就算阻止了那样的暴行,也总能找到肯出来在舆论与群众面前揭发真相的门阀贵族那边的士兵的。退一步,即使真的没法利用这件事,放任直接滥杀民众的行为导致的死亡数字和士兵因为执行任务死亡的数目相比,民众肯定更不能接受前者吧。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类的,军务尚书不可能看不透。再退一步,就算真的已经决定不去阻止,善后的公关宣传也不能仅仅只是公开侦查舰艇拍到的画面吧。至少还要有思想宣传各种安抚措施甚至赔偿之类的,这样才有可能化解相关的还活着的人员对于没有阻止的怨恨吧。罗严塔尔的谋逆更像是因为不愿意因为自己被陷害就去向人申诉而被费沙或者地球教的人嘲笑。这自尊心强硬到堪比金刚钻。嘛,反正这家伙不像他的至交那么经历单纯,本身也有一定的野心。

看到OVA最后的时候,回想开始不久开完作战会议回元帅府的莱被告知姐姐差点被害的经过时的画面。就那么短短的几年里,当时包括莱在内的五个人里就只剩下米达麦亚,在最高将领里20%的存活率真是很可怕的数字。如果有平均寿命统计的话,那几百年人类的平均寿命大概比人类史上那些世界大战期间好不了多少,不知道和肆虐欧罗巴的黑死病时期比能好多少。另外,既然有技术安装光脑义眼,瓦伦的假手功能上也没太大问题的样子,那些在漫天火光射线能量流里莫名其妙大出血然后领便当的角色一定很不甘心吧。既然在军医手上90%的伤员都能救治,为什么旗舰的舰桥上没有值班的军医?等军医赶到的时间里,不少人只要止住血就能挽救,比如用那种神奇的冻结伤口的喷雾。

在上一段的想法后回顾吉尔菲艾斯其实是有点奇怪的,之前原本打算以轻松快乐的心情来回味银英里第一个领便当的主要角色。明明是明朗温和谨慎又劳碌的性格,明明以坚定的行动出色的表现回应了金发友人幼年期直觉提出的邀请,明明就算不站在某片厚厚的CP滤镜下,他还是可以在与友人不愉快后慢慢黑化然后让读者看到跨越光年的昔日友人因为主张不同反目的狗血戏码,结果就那么迅速退场,徒留血红色的巴巴罗萨在奥丁宇宙港里沉寂时光的叹息。

咳。说起来真么多年本命角色里这只是第一个红发第一个攻。与以往的本命区别挺大。既不像同为摩羯座的流川枫那么沉默一根筋,也不像同为蓝眼睛的沙加和不二那么气质出众。其实说性格的话,与银英旁白演绎的射手座艾俄洛斯有点像吧。嫉恶如仇爱操心的保姆性格,于是这样的角色不论在SS还是银英里都很早就领便当,而与他领便当密切相关的角色,则从此背负重担踏上霸业的征途。圣域也好,星海也好,从此隔着叹息之墙或者瓦尔哈拉的英灵殿。让人不知道该感叹巧合还是天意的是吉领便当的日子居然是瞬的生日。虽然崛川桑的演绎自然让瞬和恺撒形象完全不同,作为读者还是必须惊叹一下。

从前一直觉得11区二次元里的红发角色不是太性格招摇,比如樱木花道,比如莉娜因巴斯,就是像漫画里的卡妙冷冰冰的严格地温柔着,或者菊丸英二跳脱如兔,当然都是精彩鲜活的角色,会在回忆到时默默点个喜欢,可惜始终戳不到本命程度的萌点。完全不记得是第几集了,可能是OVA原创的那个酒会上劫后余生的情节,或者是那时不时出现的纵容般温暖的微笑,亦或者是规劝上升阶段的莱切莫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还要在自己人里树立新敌时的情商,总之等终于开始静下心来决定看完这一百多集时,已然发现最能推动看下去的动力的就是那咋看下完全不出彩的红发青年的故事线了。吉尔菲艾斯这一生的一半都因为一场随意的儿时相遇精彩纷呈,在命运女神的纺纱车上追随着一个圣洁金色的梦描绘了一场绚烂的烟花。而烟花消逝后,在奥丁,一个未来的边境行星上,一处宁静的墓园里,留下了大概会有一两个人的视线仔细描摹的mein Freund作为结语的盖棺定论。作为军人身后无数活着的人无法达到的荣耀,作为朋友时常被惦念提及,作为上司被称颂敬佩,而那个写下mein Freund的全银河地位最显赫的挚友把牵挂密藏在胸前的挂坠里那一缕红色的发丝上。这么写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简直人生赢家,只是眼眶发热鼻子发酸。

Zu jeder Zeit, an jeder Ort, bleibt das Tun der Menschen das gleiche.
如果OP2开始的这句话指的是历史,那么在文字的婉转里,在传说的最深处,在游吟诗人的里拉琴音间,总有前赴后继许多高大挺拔的身影为梦想为誓言为约定为责任义无反顾,伴随着无限流淌的时间,影影绰绰不时入梦来。

于是午后金丝雨般细密的阳光里,如果看见一个红发青年与一个金发青年在花园里喝着下午茶和咖啡吃着蛋糕,周围还有一群他们的朋友随散地海阔天空欢声笑语,甚至于不远处还有一群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以及喝着加了白兰地红茶的某位,那么请不要做声。

至少在瓦尔哈拉他们过得很好。


—————————————————

小心翼翼期待着新版的演绎。

评论
热度(20)
©Mifu沙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