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fu沙流

拙笔哪堪描情深
——后知后觉地王道着冢不二、吉莱、撒沙、仙流

星辰与光年

观光提示:

全员存活AU,无可救药深度CP滤镜以及吉厨滤镜。

逻辑智商不存在,一切都为CP服务,目前计划正剧向,CP大概只有吉莱,其他就算出现了也是极度轻微到可以忽略,意识到的话会章前提示。

亲妈,HE,过程大概没有虐点或低虐点(与原著比)。

德语语法有误、故事细节如与原著完全不符或者正篇人物严重OOC,请温柔指出。

Guten Appetite!

********************************************************

星辰与光年


Ich bin immer bei Ihnen, egal wie viele Sterne und Lichtjahren es dazwischen gibt . (我一直在您身边,不论这当中隔了多少星辰与光年。)



Kapitel I Ein junge Man im Admiralsklub (高级军官俱乐部里的一位青年)

宇宙历798年,帝国历489年,3月10日,位于瓦尔哈拉星系的银河帝国主星奥丁的海鹫高级军官俱乐部里,来散心、传播八卦、打听八卦或者其中两者或者三者兼而有之的帝国军官们三三俩俩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喝咖啡、玩扑克、立体西洋棋等等。

帝国在去年10月实质性易主罗严格拉姆后,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政策法令颁布,高登巴姆王朝延续了近五个世纪的造成社会各种不平等的束缚正迅速地瓦解,随着新上任的帝国宰相兼最高司令官以他十分信任的手下——有着“疾风之狼”美名的沃夫冈﹒米达麦亚一级上将——推进舰队的速度进行至上而下的改革,很多过去常闻民间的哀叹和苦闷仿佛一瞬间消散在成为历史的时间洪流里。取而代之的是趋向于乐观的对生活的追求,未来的规划、展望或者憧憬的议论,而这样的转变也出现在这个帝国核心成员不时会出现的军官俱乐部里。比如,此时距离俱乐部里的吧台不远处,有两位一级上将大人正一边品酒一边闲聊。

“怎么样,最近艾芳夫人很高兴吧。你几乎每天都能出现在家里。”一级上将之一奥斯卡﹒冯﹒罗严塔尔优雅地端着高脚酒杯,轻轻晃悠,让杯肚中醇厚的混合着原木以及香料芬芳的果香一圈圈散开慢慢爬升到酒杯口附近的区域,然后漫入鼻息,刺激着味觉中枢的各种受体勾勒出杯中深红色液体的立体香氛图。一黑一蓝的金银妖瞳里竟泛着些许迷茫。

“过一阵应该就会忙起来了,毕竟同盟还没解决。”与罗严塔尔同为“帝国双璧”的米达麦亚轻啜了口杯中的红酒,在心里默默摇头。友人喝酒的这模样如果被那些“帝国名花”们看到,一定又会引得议论纷纷了吧。可惜谁知道这位对许多“名花”们来说如同行走着的荷尔蒙的男子,内心从小的苦闷呢。虽然外貌上并不如友人如此出众,米达麦亚对友人与同僚的关心就像他蜂蜜色的头发与灰色的眼睛一样温和得恰到好处。

“罗严格拉姆公爵自从那以后似乎更加勤于公务了。”

“之前毕竟只是军务,现在还有政务。需要宰相府和元帅府两边兼顾。”

“时光如梭,已经快半年了。”

“那个时候真不敢相信那个不吃不喝把自己锁在室内的竟然是向来对敌人冷嘲热讽对战役积极热忱仿佛一切都是囊中之物意气风发的帝国元帅。”

“毕竟逝去的是如半身般存在的至交,而且那么突然。”

“但愿他已经开始慢慢放下了吧。”

“不像。”

……

吧台里,一位高大的棕发青年正在为另几位军官调鸡尾酒。棕发青年身材高大,与俱乐部里的其他服务人员一样,是奥丁士官学校在校生。相貌有种让人说不出英俊还是普通但是似乎过目就忘的调酒师,眼睛与发色相似,棕色的半长头发垂肩。这位在俱乐部里刚开始工作没多久的士官学校在校生话语并不多,也不太笑,但是调酒手艺了得,因此很多军官都会慕名而来。毕竟不在战时,大多数人除了“帝国名花”在怀之外,谁不想轻松惬意享受视觉以及舌尖上色彩缤纷的快意。即使人类扩展至银河时代,依然无法知道下一场战争几人能回到家门口说一声“我回来了。”

在一位军官面前轻放下一杯MidnightMartini,年轻的调酒师似乎在一瞬间紧了紧眉,然后又恢复成扑克一样的表情,继续下一个作品。

“要不要试试那位新来的调酒师的手艺?”罗严塔尔一级上将的视线扫过了吧台后有条不紊忙碌着的身影。“听说很不错。”

“缪拉说的?”米达麦亚习惯性地想到那位砂色头发砂色眼睛笑容温和消息灵通的同僚。

“不,这次是毕典菲尔德。”

“好……等一下。克斯拉怎么来了?”

两人说着,帝国宪兵总监兼帝都防卫司令官上将伍尔利﹒克斯拉正从俱乐部的门口向吧台走来,经过两位上级同僚面前,敬了个礼,然后朝他的目标——新来的调酒师走去。

“看来真的有必要尝试一下,连克斯拉这样的人都闻名而来。”罗严塔尔的声音里参杂了一些玩味一些探究。不过看看外面天色,他还是决定改天。明日还有要务在身。

“克斯拉的私事我们都不知道,连缪拉都没什么他的消息。”米达麦亚此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毕竟克斯拉平日里处理的事情与他们都不同。一边起身离开,一边观望着与克斯拉同时走向一边空座位的调酒师,此时的两位帝国一级上将不过是好奇心旺盛的普通热血青年。

拉开座椅,面对面坐下的克斯拉与年轻调酒师似乎并不在意周围投来的探究目光。

“阁下,感谢抽空过来。”调酒师虽然表情未变,但如果凑得足够近的话,还是能辨别出他语气里的感激。

“咳,请您不要用这种称呼。”宪兵总监显然面对对方时无法适应这样的尊称。

“好吧。除了上次说的,我只是想拜托您为那位大人找一位可靠的贴身侍卫。”

“没问题,不过按什么标准。那位大人的防身并不成问题。”

“请找一位能关心他日常起居另外有一定医学知识的。”

“好。”

“谢谢特意前来。”

“请不要对我客气。也请您自己保重。”

“谢谢。我会的。”

于是短暂的会面就这样结束了,在周围人能在双方的表情上读出任何蛛丝马迹前收官。

午夜俱乐部关门前,负责安排排班调度的经理人就收到了宪兵队发来的关于新上任十分受欢迎的调酒师因为要执行宪兵队实习任务从3月14日开始暂时不能来上班的通知。

“好可惜呐,齐格弗里德,难得能找得到像你真么能干又务实的学生呢。”经理拍了拍上任不到两个月的人气调酒师的肩膀。“实习完了一定要记得回来。”

“一定。”年轻人的士官学校身份证明显示的姓名是齐格弗里德﹒格塞兹(1)。

奥丁春夜的晚风还是有些寒冷,这使得走在回士官学校宿舍的路上的年轻调酒师放慢了脚步,刺激着皮肤的温度突然在他的脑海里回放了一些美好的画面。比如有一双冰蓝色的眼,在透过“伯伦希尔”透澈的荧幕远眺着无限远处的深邃星海时,仿若满是冰海的星球上有一大片青蓝色的冰层正因为海底熔岩的喷发而逐渐断开,透出一层层深浅不一的莹莹晶蓝,而因为温度与物质不同而不同颜色的星光散播向那些晶蓝里,轻吟着宇宙曼妙的诗作。

星夜之光穿过数不清的光年在奥丁灯光并不明亮的街道上散落下一地淡淡的余辉,深夜街边亮着灯的人家寥寥无几,年轻人偶尔望一眼那些大概等着夜归人的人工光源,暗自在心里甩去那一点欣羡。

再过三天就是莱因哈特大人的生日了。

晚间通过隐藏在递送罗严塔尔与米达麦亚所点红酒的托盘底下的微型装置听到的情况似乎并不理想。看来那次意外虽然给自己的脱身带来了理想的掩饰,却让莱因哈特大人心绪难安了。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苦笑了下,加快了脚步,身影迅速消失在愈来愈浓的夜色里。


******************************

注(1)Gesetz(法律)音译,借用吉尔菲艾斯父亲在司法部工作的经历。

******************************

OOC小剧场:

莱:吉尔菲艾斯,为什么第一章我没有出场?

吉:莱因哈特大人,其实整一章都在围绕您展开。更甚者,不论是我、帝国双璧还是宪兵总监,甚至是宇宙里数不清的星星都是围绕您展开这个故事的。

莱(撇嘴):别以为这么说我就开心了。今晚的甜点我就要一整个Frankfurt Kranz蛋糕。

吉:蛋糕刚才已经买回来了,但是一整个您是肯定吃不下的。就算吃下了,也会不舒服,到时候安妮罗杰大人知道就会担心了。

莱:哼,那就一块好了。

吉(微笑)。

******************************************

十万分感谢 @雁 大大的德语指正!!!已修改,如还有错,请务必温柔指出。谢谢!

评论(16)
热度(70)
©Mifu沙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