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fu沙流

拙笔哪堪描情深
——后知后觉地王道着冢不二、吉莱、撒沙、仙流

星辰与光年 Kapitel II

观光提示:

全员存活AU,无可救药深度CP滤镜以及吉厨滤镜。

逻辑智商不存在,一切都为CP服务,目前计划正剧向,CP大概只有吉莱,其他就算出现了也是极度轻微到可以忽略,意识到的话会章前提示。

亲妈,HE。

德语语法有误、故事细节如与原著完全不符或者正篇人物严重OOC,请温柔指出。

前章:

Kapitel I


为剧情需要,本章微虐预警!小剧场依然甜蜜。

Guten Appetite!

********************************************************

Kapitel II Eine ruhige Nacht (安静之夜)

齐格弗里德﹒格塞兹在这三天白天依然每天按时去士官学校上课训练,临近晚间去海鹫高级军官俱乐部履行作为人气调酒师的职责。这期间,罗严格拉姆公爵直系下属都没有在俱乐部露面,似乎军部都在忙碌着什么大计划。

3月13日午夜,年轻的调酒师完成了当晚的职责,换下笔挺的工作制服,与往常一般离开了。在一家不起眼的旅店里登记要了间标准房。进入房间后,拉开随身携带的旅行袋的拉链,顿了一下,快速看了眼卫浴间墙面上镜子里自己的模样,最终还是决定以现在的容貌开始接下来的行动。

夜深人静,井井有条、一尘不染的高级军官宿舍里,莱因哈特﹒冯﹒罗严格拉姆公爵,帝国的宰相兼最高司令官,这位不久前还被帝国门阀贵族戏称为纤细的象牙雕刻的金发青年,终于暂时抛开了纷繁军政的各项决策和手握的银河帝国至高权力,脱下一丝不苟的元帅制服、衬衣等等,将颈间银质的挂坠放在枕边,推开淋浴套间的门,踏入自动打开的花洒之下。自动调节的水温正高效地冲刷去一整天的疲劳。即使天才如罗严格拉姆公爵,帝国历史上至今为止绝无仅有的最年轻非门阀贵族出身实际统治者,也依然会在十几小时的工作后产生体力上的疲惫感。虽然这种疲惫感这半年来随着肩上履行的职责增加愈发明显,金发元帅却甘之如饴求之不得。

最开始帝国科学技术总监安东﹒希尔曼﹒冯﹒胥夫特上将提出以一个要塞对抗伊谢尔伦要塞时,年轻的帝国元帅与宰相在心里嗤笑了声,但是当意识到极有可能将要利用的是那个噩梦般的“秃鹰之城”时,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正蠢蠢欲动,仿佛幼年时代被同学嘲笑时毫不犹豫地反击时那样。即使脑海里一个清晰的声音在提醒:莱因哈特大人,这是消耗巨大却没有战略意义的战役。而他也早就盘算过不需要攻克易守难攻的伊谢尔伦要塞就攻下同盟的计划。只是……只是当他习惯地回首希望得到那熟悉的暖蓝色眼睛里一点肯定和鼓励时,当他偶尔仰望深邃的天穹里数不清的闪烁繁星时,当他亲手拂过冷风里刻着“Mein Freund”的墓碑时,那个一直在他身后半步处支撑着他所有信念的高大身影已然随着满地的殷红被埋藏于进记忆最深处。再也没有敦促并陪伴他赴宴的温柔身影,再也没有休息日会买他最喜欢的蛋糕回来的温声低语,再也没有坐在他身边能与他和姐姐一起回忆往昔谈论未来的真诚笑容。而这一切都因为发生在“秃鹰之城”那个冰冷空旷的大厅里永远无法忘却的一幕,都因为他自己的心高气傲,都因为他自己的思量不周,都因为他自己的自以为是……

所以,吉尔菲艾斯, 既然那是你最后的愿望,我们最后的约定,我一定会带着整个银河到你面前。至于“秃鹰之城”,如果能在轰轰烈烈的征途上为我们的宇宙攻下一个要塞、一位足以与我们匹敌的将领,也算是物尽其用。即使与伊谢尔伦要塞同归于尽,也不过是为打通伊谢尔伦回廊粉身碎骨而已。

心意已决,莱因哈特﹒冯﹒罗严格拉姆公爵仿佛放空了自己的精神般,任脑海里那温煦沉稳的声音一直在劝告着他此行的全无必要,而他自己不过高悬在虚空的某处冷眼看事情的发展。那是一种自我保护般的逃避,逃避内心无法弥补的缺口,逃避灵魂深处无人能心意相通的寂寥,逃避不由自主蔓延开的深深自责。

花洒之下的空间,水雾弥漫着迷蒙的温暖,模糊了时间的脉络记忆的界限,仰首闭眼间,身体仿佛沉入一湖宽广平稳的温泉,即使暗潮轻涌也不过汇集成各种细小的水流温柔地拂去千丝万缕的思绪,浸透四肢百骸间最细小的神经与血管。涤荡后的意识似乎进入了“伯伦希尔”的舰桥,在那里,透过巨大的半球形荧幕投影,来自宇宙过去所有的星光都好像被聚拢在中央指挥官座椅周围,没有温度,却似乎充溢着整个宇宙的光暗和力量。此时,有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静静走到身边,如红宝石溶液染过的短发,如春季山谷里带来海洋广阔气息的清风的蓝色眼睛,每一步都耳熟能详。那身影在身边停下,耳边不远处于是响起如往常一般温和沉静的声音:“在看星星吗,阁下?”

“是的,星星真美。”

然后呢,吉尔菲艾斯?

吉尔菲艾斯?

金发青年浅金色的长睫下如极地寒冰般冷蓝色的眼突然睁开,顿时方才梦境般的温暖比海潮更迅速地退去,弥漫在花洒下适宜温度里的迷蒙水汽掩盖了身体已然如坠冰窖的事实,然而再冷也冷不过虚空的内心,那已然失去看不见的烈焰的心海。

快速走出浴室,胡乱擦了擦头发身体,披上睡袍,年轻的罗严格拉姆公爵打消了回宿舍的路上一闪而过的打算看看奥丁的星空借一杯酒入睡的念头。过早冷却的体温使睡神乘虚剥夺了金发元帅其实早已被各种公务压榨到极致的意识。坠入梦神的领域前,枕边银色的项坠被握入了罗严格拉姆公爵仿佛人类远古时期模仿传说中的神明以白色大理石精雕细凿后刻画出的手里。

床头昏暗的灯光终于逐渐熄灭,一个高大的人影缓慢地从宿舍门后移动到了卧室门口。踏出的每一步都如同承载着几年前回小镇探望父母回顾幼时种种前那些近乡情怯,迫切却不安,渴望又胆怯。暗淡的静夜里,一双金发青年如果醒着一定会万分熟悉的温暖视线停留在床上安静的身影上。那如丝绸般滑顺的金发有一些悄悄散落在枕头上,即使在暗夜里也泛着微微的金辉。

在看到熟悉的身影的一刹那,吉尔菲艾斯几乎以为自己要放弃半年来的执念了。闭上眼,轻轻深呼吸了一下,终于将血液里那几乎溢出的想念暂时收回了心底,小心翼翼安放在最隐秘的深处。

莱因哈特大人,生日快乐。

忙于军务政务甚至一些繁琐惹人厌的杂务,年轻的帝国元帅兼宰相大人完全不记得午夜一过就是他22岁的生日。而因为“秃鹰之城”事件同样自责着又不愿打扰弟弟的雄心壮志而搬去僻静的佛洛依丁山庄的安妮罗杰﹒格里华德女伯爵亲手做的生日蛋糕则尚未到达高级军官宿舍。至于宫内尚书等等,则因为金发年轻人拒绝奢侈浪费而并不敢提及庆祝生日,毕竟虽是实际的最高权力者却并不是皇室成员。

今夜之事,吉尔菲艾斯虽然事先其实和克斯拉通过气,不过碍于自己的身份和目前的处境,自然不能让更多人知道,也不愿麻烦克斯拉兴师动众找借口调整巡逻队的路线或者接班时间。凭着自己在稍微休养后还算不错的身手,以及克斯拉提供的监控分布和巡逻路线和时刻表,乔装为帝国奥丁士官学校在校生齐格弗里德﹒格塞兹的年轻人安然突破安全设施齐备完善又有帝国宪兵巡逻的专为帝国最高统帅布置的高级军官宿舍的防线,最终来到了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卧室门口。虽然很想再靠前哪怕一步,此时的吉尔菲艾斯却谨慎地在内心摇了摇头。他太熟悉床上那人的警戒范围,即使很疲累,那人讨厌外人接触的个性以及在军校与舰队里多年养成的警觉也不会松懈到哪里。在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没完成前,他不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再靠近哪怕一步,只能任目光逡巡于床上优美而熟悉的背影,在黑暗里紧了紧双拳。

莱因哈特大人,请保重。

时间并不会因为人心的留恋而停下前进的步伐,当吉尔菲艾斯终于收回注视着床上身影的视线,已经到了必须离开的时间,毕竟在巡逻队交接班的时候退出更为方便安全。

奥丁的夜雾渐浓,夜色于是也愈发幽深,只有远上的星点看似毫无规律地排布在夜幕上,深深浅浅闪烁着仿佛永恒的各色光辉。

在吉尔菲艾斯悄然带上宿舍门后不久,宿舍卧室床上的金发青年翻了个身,如果靠近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模模糊糊的一声“吉尔菲艾斯”,轻轻在空气里回旋了几圈,很快消失在卧室安静的浓夜里。梦神笼罩的静夜里,他仿佛又看到幼年军校时的某个星夜,红发友人坐在草坪上握住他伸出的手,站起身,望向他的蔚蓝眼瞳里有光芒在夜色掩映里灼灼生辉。那一刻心里无比清晰,他唯一的挚友坚信着他信仰的梦想,坚信着他能有朝一日将群星一一收入麾下,坚信着他们两人会在这条通往银河至高之位的道路上携手并进,即使满路荆棘鲜血淋漓。睡梦里,握着银色挂坠的手掌拢得更紧了些。

深黑的静夜之后,曙光女神的轻纱慢慢挥起绚丽的霞色晕染了奥丁整片缓慢破晓的淡色天空。金丝雨般细密的朝日之光倾泻入随着光线自动调节成近乎透明的窗帘,洒在金发青年身上,在他比象牙更细腻白皙、线条犹如传说中的神祇的脸庞上披上了自然最纯粹的金色光芒。原本金色的头发更是在阳光下耀眼地金芒四射。

逐渐睁开的冷蓝色眼瞳终于聚焦起来的时候,莱因哈特﹒冯﹒罗严格拉姆公爵侧眸看了眼手心紧握的银色挂坠,终究忍不住打开,精小的项坠盒里一缕红玉色的发丝安然蜷曲着,将时光凝结成绵长的回忆,停止在“秃鹰之城”那个永远的鲜红满地的九月。

早安,吉尔菲艾斯。

此时,奥丁民用航空港里奥丁士官学校在校生齐格弗里德﹒格塞兹望了一眼航空港外绚丽多彩的朝霞里冉冉升起的恒星,棕色的眼睛里一丝不舍稍纵即逝。

莱因哈特大人,早安。

************************************************

OOC小剧场

莱:吉尔菲艾斯,你是我的。(优雅二郎腿坐)

吉:是的,莱因哈特大人。(站在一边弯下腰)

莱:你的头发也是我的。(伸手卷起几缕红发)

吉:好的,莱因哈特大人。

莱:那你的头发为什么拉直了?

吉:因为莱因哈特大人的头发也拉直了。

所以究竟是谁什么时候拉直了银河帝国罗严格拉姆恺撒的美丽卷发?

真希望TV版也有玩头发梗=__,=

************************************************

借着群里镜子太太的名言,其实本章又名“郎心如铁”>_<


评论(9)
热度(48)
©Mifu沙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