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fu沙流

拙笔哪堪描情深
——后知后觉地王道着冢不二、吉莱、撒沙、仙流

绿水青山图

绿水青山图(2018年高考北京卷作文题二)

这是一片各种郁郁葱葱的世界,错落有致,深浅不一。处于丛林与稀树草原的交界地带,加之气候与地形的巧合造就了这个两边世界的众多生命都在这里可以寻到安身之地的乐园。某个波光粼粼的浅湖边,虫鸟鸣瑟、兽禽各自嬉戏间,从草原方向的不远处传来“嗒嗒嗒嗒”的蹄声,渐行渐近,终于在水岸边停了下来。那是两匹原本不属于这儿的高大骏马。略走在前的白若冬日初雪,全无杂质,靠后半步的全身红如艳火,两者在午后金色的阳光里灼灼泛光,仿佛帝国某些贵族间流行的沐浴后以橄榄油擦拭身体之后那般光泽。两匹肌理分明鬃毛浓密的坐骑优雅闲适地在湖边补充水分的时候,下马后开始闲谈的两位青年那里传来了些许感叹。

“吉尔菲艾斯,真没想到一路过来居然看见了四群。”方才从白马上下来的青年显然是兴奋的,美妙的嗓音仿佛传说里太阳神拨着里拉琴宛转的吟唱,苍冰色的剔透眼眸深处闪烁着阳光般耀眼的光芒,及肩的金色卷发随着青年随意撩拨向耳后的姿态轻晃了下,于是午日的光辉洒向碧青草丛里。

“是的,莱茵哈特大人。这正说明了那条废止令的有效性,而且可能比元老院讨论时估计的恢复速度更显著。”红色骏马的主人从两匹马上解下水囊,走远几步后,弯腰汲取水源。在他转身将其中一只水囊递给金发青年时,靛蓝的眼底漫出春日午后阳光的温度,红色卷发在微风轻拂里如红色宝石里燃烧的炙炎。

于是两人自然沿着水岸边席地而坐,摊分了今晨红发青年在帐篷边就地取材烤得外焦里嫩的野兔,就着沁凉的湖水、身边所剩不多的黑麦面饼以及早间在路上发现并采摘的一些被金发青年称为“和吉尔菲艾斯头发那样鲜红”的浆果,当作了旅途开始以来时不时会发生的稍微有些晚点的午餐。当然,对于从前常年行军作战的两人而言,如此的野外生活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若说特别,倒是完全脱离了平日里多少有些簇拥的侍卫队的此行对两人而言自从几年前金发青年入主皇宫后就格外珍稀了。

两人提到的废止令全称是“全面废止格拉克西亚(1)帝国境内角斗使用野生动物及奴隶法令”。在各地雄奇奢华的角斗场里驱使从帝国各地或者境外捕获的野生猛兽以及战场上作为战利品而赢得的大量奴隶互相撕扯斗殴,时而提供简单的铁质兵器时而赤手空拳,正是帝国从五百年前建国后迅速繁荣起来的血(HX)腥游戏。金发恺撒尤记得少年时代顶着恺撒宠妃的亲弟弟的身份被邀请去观摩庆祝恺撒生日或者某个节日的盛大角斗表演。虽然厌恶却因为是少有的能见到姐姐的机会而不得不出席。贵宾坐席视野良好,十分靠近舞台。于是目睹了困兽犹斗间,那些被曾经的战败牵连丧失了人格尊严的奴隶们以及那些寡不敌众的森林、草原或者山岭之王眼里各种各样的灵魂之焰。有的是熊熊不息的怒火,有的是不寒而栗的阴火,有的是行将熄灭的死火。不论双方物种,不论厮杀时长,在先后各种骨骼关节皮肉毁坏的许多闷声后,总是那些席卷八荒漫天洒落的腥气殷红陪伴着生命最后的嘶吼,在全场成千上万的雷动喝彩声里,冰冻了鲜活的心跳里终于微不足道的怜悯。

在那个瞬间,早已与红发友人发誓要从皇宫里夺回姐姐的金发少年咬紧了牙关、双手握得青筋爆起,却在身边红发友人克制的眼神提示下收敛了猛涨的情绪。愤怒的火焰随即化为冰寒的炙炎点燃了苍蓝色眼眸里无声的凌冽。

之后回到帝国为贵族少年们开设的军(HX)校里,金发少年对着宿舍楼前矗立着的高大的帝国建国恺撒青铜雕像轻声却郑重地发了人生的第二个邀请:“吉尔菲艾斯,让我们夺取这肮脏的帝国王座吧,不但为了夺回姐姐,也要彻底清扫那些蔑视生命的吸血蚂蟥噬肉蝼蚁。”

“是,莱茵哈特大人。”那样的斗志昂扬、浑身充满能量的金发友人红发少年是第二次看到,第一次便是邀请他一同进入军校获得夺回姐姐的必需的力量的那个瞬间。这两次,作为金发少年唯一友人的红发少年都在最初的讶异尚未完全退却时就不自觉答应了。十几年后的如今,红发青年回忆起来的时候都觉得当时一定是着了魔,被那双青冰色的眼眸里热烈燃烧的冷焰点起了自己内心深藏的暖火。

于是随着一路征战快速增加武勋,两位少年在腥风血雨的荆棘道路上彼此扶持人生交换灵魂,在白骨堆累成记忆坚强的后盾后,在一路结交并收拢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青年将领谋士后,终于率军击败了从前元老院里累积几十代滔天权势的诸多贵族。此后不久,在元老院余下的贵族们的目瞪口呆中以帝国公民压倒性多数的赞同票当选执政官,入主皇宫,而非贵族出身的红发将军则当选了监察官。毕竟,在民众的眼里,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如同神话里的神祇般完美的金发将军与温柔亲民的英俊红发将军所承诺的“公平的裁判和税制”比起角斗场里激昂却空虚的杀戮有吸引力得多。

自此,帝国最高权力被罗严格拉姆的金发青年与红发半身携手相握。可惜腥风血雨并未停歇,登基仪式上,红发青年为了阻止某遗族对新任恺撒的刺(HX)杀,终于倒在满地殷红里。即使事先就参与了揪出幕后黑手的策划,金发恺撒在跪倒在那满地腥红里时几乎真的以为自己失了一半的羽翼、此生所有的温度。而幕后黑手所讨伐的一条便是那个阶段元老院里争论不休的欲要废除几百年来愈发变本加厉的使用野外猛兽与战败奴隶的角斗制度的法令草案。原因很简单,几百年间,不论是角斗的奴隶猛兽的交易与训练,还是借着角斗的噱头大开(HX)赌(HX)局,几大贵族的利益早已牵扯进了这刺激又暴利的行业。假若取(HX)缔此项活动,便是断了他们一条省心省力的财路,而草案里角斗场将更改为帝国各个城中心的往来帝国与他国交易的商贸中心,交易税收由贵族与平民共同监督管理享用。

于是一出暗中计划好的血染王座后,新任恺撒终于能一举拿下那些不安的隐患,开始大刀阔斧执行自十岁那年起逐渐累积起来的整顿变革的计划。而当初敲定以此项废除令为饵一举拿下那些旧贵族的根源是来自帝国边陲关于当地狮群因为长期捕猎急剧减少已经无法定期提供给贵族们角斗使用的报告。至于罗严格拉姆王朝究竟是否为此定下了黄金有翼狮的纹章,帝国民众口口相传的故事里对此莫衷一是。

时至今年,当各项变革已经如火如荼地掀起了时光无法阻挡的洪流,多数事情终于开始逐渐稳定下来时,金发恺撒突然问起前来商议下年财务的红发监察官:“吉尔菲艾斯,我最近有些累。不如我们去阿福利卡(2)数数这几年废止令后有多少狮子了吧。”

稍纵即逝的愣怔后,在街道上行走时依然会被女性们甚至一些小男孩拦下接受到闪亮注视与羞涩问候的红发监察官微笑着答应了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一如很多年前的第一次和第二次。

于是,在远离帝国中心的无垠稀树草原上,与因为远行精简后的恺撒侍卫队从不缺席的执着软磨硬泡后,两人终于轻装上路,在灿烂日光的莺飞草长里,享受无人打扰的静谧,以及那些大大小小的萌兽猛兽们神出鬼没的踪迹。而这一日的旅途正从慵懒早晨里金发恺撒履行邀请挚友共度假期时的诺言——数狮子开始的。

吃完对金发恺撒来说美味堪比某些绵软香甜的点心的午餐,看两匹坐骑——雪白的伯伦希尔焰红的巴尔巴罗沙——也已然水足草饱,两人便整装待发。

“吉尔菲艾斯,接下来我们去哪里?”金发青年冰蓝的眼底满含期待,十分确信他的半身已经把握了全程的路线。

早已在计划出行路线时就把这一带地图上的主要地形地点记下的红发监察官吹了声口哨,两匹神采奕奕的坐骑就从不远处轻跑而来,停在各自主人的身侧。“不如去附近的至高处看一眼吧。”

盎然春意的浅草随着微风温柔的节奏没过步履轻盈的马蹄,金发与红发青年在微微颠簸的马背上踏上青葱满地的平缓坡度,向着这一带唯一的山丘之顶前行。一路苍翠欲滴,间或有汩汩泉水在清浅的山溪里喷出透莹的春的气息。终于到达丘顶,两人并不下马,只是信马由缰地绕着丘顶自然形成的平台边缘漫步。俯望四周,青青草原上,时不时有碧波荡漾的内湖或者池塘大小不一地分布在郁郁葱葱的生机盎然里,近些的能看见映照出的偶尔路过的云朵,在晴蓝的天空里随风游荡。而在视线能及的尽头,绵延着巍峨的山峦,在春日暖风的拂动里融去了满身的素雪,而蓄势待发了一季的各种生命正透过那已遍布山体的嫩青葱绿向世界宣告一个崭新轮回的初始。

“吉尔菲艾斯,接下来所有的路程你也要陪我一起。”金发恺撒转过头来,冰蓝的眼里笑意非常,望进红发挚友靛蓝的眼底。

“好的,莱因哈特大人。”红发青年微笑着回应,眼底春意正浓。

至于当晚金发恺撒被领进午后于丘顶看见的那些绵延山峦间某处露天的温泉旅店,在星空下与半身一处温泉水滑,则已然是另一幅关于缱绻春夜的画卷——

赤发金丝互缠连,

绿水青山又一年。

****************************

(1)德语Galaxie音

(2)德语Afrika音

***********************************

因为俗务,拖了这么多天终于交卷。什么时候能写7、800字的故事呢?

借用了少量古罗马帝国设定的架空。请考据党放过。

借此文希望依然喜欢着吉莱的太太们不论腥风血雨依然绿水青山来日方长。

评论(6)
热度(21)
©Mifu沙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