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fu沙流

拙笔哪堪描情深
——后知后觉地王道着冢不二、吉莱、撒沙、仙流

归贺

咳咳,虽然迟了些,但还是短文庆祝下恺撒登基日2018份。

古文苦手尝试奇怪的古风背景(你哪个不苦手=__,=)。雷到的话请点叉。

******************************************************************

月落乌啼,星垂平野。

帝京西北三千里外,只闻健马轻蹄叩击沙地,在万籁俱寂的深夜孤影奔驰。马上一人,轻甲黑衣,身后尘埃无数,在黯淡的夜光里落地无声。

帝京御书房,灯火在初夏微风里摇曳。金发青年游走的朱笔在某本奏章上顿了下,淡樱薄唇勾起浅弧,冰色长眸里星点一闪,奏章上落下“搁议三日”批复。

过三日,初日照林,香炉紫烟。

帝京西北一千五百里外,火红驿马蹄落稀疏新草,御马之人简束的红发随着蹄声在沁凉晨风里上下翻飞。

帝京朝堂上,金发青年冷眼看着底下跪着的一片,又见零落几位躬身却并无劝意的肱骨,嗤笑,“本王登基何须受天庇护而择日,登基日即为吉日。诸卿多说无益。”言罢,拂袖离开。留半地跪着的臣子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又二日,暖日和风,阑杆楼阁。

帝京西北五百里外,红发御马人从驿站牵过一路上第十七匹火红坐骑,翻身上鞍,一勒缰,已是离弦之箭。

帝京御花园,百花齐放间,金发青年冰色的目光终于从案几上的棋盘移到了眼前的三位躬身多时的肱骨身上,“奥卿还是要说‘国不可一日无君’,‘登基非儿戏’?”

“臣只想说霸主不可有私情,国不可有第二人,为镇国大将军一人在西北一路养二十五匹赤兔有失公允。”额前两簇苍发的臣子声如寒冰全无起伏。

“哼,买和养都是本王自己的银两,爱给谁给谁,何时失了何处何人的公允?”金发青年撩了下额前在日光下愈发灿烂的金发,三尺冰冻的目光投到了另两位身上。“罗卿与米卿呢?”

“臣二人只是来禀明后日的登基大典兵部与御林军部署都已妥当。”回话的武将发色瞳色皆如蜜,而身边一眸黑一眸蓝的武将除了附和并未多言。

“本王知道了,且退下吧。”

“是。”

翌日,日暮城郭,枯藤老树。

红发御马人在进入帝京前下了马,步伐在最初似乎有些迟疑,却很快大步流星起来。未几时,牵马至镇国将军府前,然已有马车待候多时。

入夜,灯花落,棋子敲。

皇帝寝殿,金发青年落子后,望着棋盘对面坐着的归来者。暖金烛光,似为即将登基的帝王披上了柔薄轻纱,平日让人生畏的王者之气敛得几乎不见踪迹,冰色眸底星点莹莹。“西北已平,此次班师回朝就别走了。”

“可戍边……”红发将军被马车运回皇宫后就直接被请进了陛下专用的御池,此时算是暂时松懈了六日不分昼夜的辛劳,有些睡意朦胧,却舍不得隔了大半年的眼前美景。

“也到了历练些新将领的时候,我自会找合适的人去。”说着,金发帝王踱步到了红发将军身侧,欺身上前,一手绕过将军额前几缕红发,缠在手指间把玩。“你担心那么多,早生华发岂不可惜。”

闻言,唇角眉间笑意渐浓的红发将军一手将那挠人心肝的玉白之手握住,放到唇边,温蓝色的眼底有风暴般的涡旋逐渐加深。

金发帝王被放平在龙床上时声音已有些模糊,“明日大典……”

红发将军附身而上,睡意全无,满眼初夏夜色里稍嫌过暖的柔情。“陛下二十五匹赤兔才换得臣能回来参加大典,如此恩情怎可不报……”

红烛帐暖,春宵苦短。

帝京孟夏夜,星汉灿烂。

****************************************************

陛下哟,这次,带上那顶冠冕时,那个最重要的人回首可见近在咫尺。


评论(6)
热度(25)
©Mifu沙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