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fu沙流

拙笔哪堪描情深
——后知后觉地王道着冢不二、吉莱、撒沙、仙流

沉默为金

2018. 726贺(?)文

吉莱only傻白甜(?)一发完结

标题里的“为”二声与四声请随意

**********************************************

沉默为金

新帝国历003年,7月26日,深夜。

大公感冒了。当御医将这个太过常见的结论告诉银河最高统治者的时候,年轻的恺撒挑了挑眉。“那就麻烦卿按常规处理一下。”

御医开了最有效的退烧药,叮嘱了艾密尔要给大公多喝水让他多休息以外,就退下了。

“就说让你不要冒雨去采摘什么新鲜草莓。”看着红发大公乖乖就着温水吞下退烧药,金发恺撒从艾密尔手中接过新鲜的冰袋,轻轻放到枕边人滚烫的额头上,学着自己生病时姐姐与吉尔菲艾斯曾经照顾自己的样子,掖紧了被子,看了看人工智能控制的室温,让艾密尔去多拿两床绒被和毛毯。

正在床上平躺着,此时颇有任人宰割态势的红发大公只是轻抓住恺撒伸过来的沁凉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无力地写了几个词。

“不想要我在这里?”感受到手心滚烫的字母连接起来的语义,金发恺撒瞬间眯起了眼,弯腰、低头、迫近枕上的病患,冰蓝色的眼底暴风骤起,声音却轻得只有枕上之人听得到。“吉尔菲艾斯觉得我不会照顾人吗?”

手臂被重量挂住,手被拉去,掌心依然是留下一串滚烫的字母。

“不想我被传染?”金发恺撒阻止了艾密尔要把抱着的被子加铺到某人身上的举动,接过被子,在艾密尔的瞠目结舌中流畅地为平躺的某人添盖了绒被,接着压上了毛毯。并未注意到贴身侍从不寻常表情的恺撒只是回头挥了挥手示意退下,接着单手提起一把椅子轻放在床边,坐下。“那我偏要在这里看会不会被传染。”

床上的病号在心里叹了口气,拖着恺撒的一只手又写了一句。

于是金发恺撒站起身,往更衣室走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原本的浅紫色荷叶边睡袍外添了件鸢尾色的外套。虽然自己的常服从很多年前起就大多都是床上这位购买或者挑选的,年轻的恺撒却依然不自觉偏爱其中的一些——因为那些穿的时候,吉尔菲艾斯的笑容更灿烂——恺撒下意识觉得这样或许能让病号的心情好些,能好得快些。与思考战略规划与国家大事不同,这个时候的恺撒并不会细想。其实发高烧的人根本注意不到眼前的人衣服的颜色。

安心于金发天使并不会因为陪夜时穿着薄薄的睡衣而着凉,病号的眼皮与意识于是放弃抵抗睡意深沉的召唤,很快入了眠。

“我做梦了,姐姐……”

“姐姐,这个坠子……”

“如果拿到了宇宙……大家……”

影影绰绰间,吉尔菲艾斯觉得自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虽然十分虚弱,却真切得仿佛就在耳边。视线慢慢清晰起来,他看到他的金发天使把一个银色的吊坠交给了另一个熟悉的金色身影。他看到金发天使将一个婴儿托付于另一个。他看到金发天使安详地闭上了眼,而身边围着的人落泪或者安静得肃穆。

莱因哈特大人……这是……

不明原因的,他知道那是金发恺撒最后的睡颜,在一个失去自己的世界里。他甚至知道那个银色吊坠里藏着一缕自己熟悉的红色卷发。吉尔菲艾斯觉得呼吸被什么牢牢纠缠住了,每一次都挤压得胸腔生疼,疼得冰冷……

“吉尔菲艾斯,我好冷啊……”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只是这一次,声音传来后,吉尔菲艾斯觉得背后、胸前以及左侧脖颈某处贴上了一股熟悉的热源,好像曾经在温泉酒店里感受到的包裹全身的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当全身终于不再感觉冷或热,浑身都变得轻松时,吉尔菲艾斯觉得自己该醒了,因为有个让自己贪恋的声音正在不远处呼唤自己,正如许多年前位于奥丁的某幢朴素的房前,一个金发天使向自己伸出了手。

“吉尔菲艾斯……吉尔菲艾斯……”金发恺撒从模模糊糊的睡意里醒来,唾弃自己居然陪着病人都能睡着,本来不过是为了搂着某只病号好让他更暖些早些出汗。看了看床头某人亲自建模设计的黄金有翼狮型兼顾了报时、天气预测与狮子泉各部门以及全银河帝国各主要部门联络功能的终端,轻轻拍了拍身边人的脸。嗯,似乎已经不那么烫了。“醒一下,御医说的吃药时间到了。”

“……莱因……哈特……大人……”喉部的灼痛依然还在,声音嘶哑着,完全没有日常的沉稳。

看着转过身来吞下药片的人满头大汗,金发恺撒想了想从前自己生病时得到的照顾,“要不要我帮你洗个澡?姐姐说过发烧出汗后洗个澡好得快。”

于是,湿气氤氲的浴室里,毫无杂念全心全意帮助某病号洗完澡后的金发恺撒被突然降临的重量抱了个措手不及。“吉尔菲艾斯,你怎么了?从刚才醒来后就有点奇怪。”

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隔着两人重新换上的睡衣,吉尔菲艾斯庆幸自己怀里美好的真实。那是有着实体温度的美好。

那个梦,红发青年决定深藏心底。怀中人对自己说过他所有的一切都有自己的一半,也一直那样履行着。既然如此,自己更应该完全履行一直陪在他身边的约定,参与他所有的梦想、规划与行动,直到某个无法预见的终点。而那个毫无根据的梦,不过提醒他更加珍惜他所有的拥有。珍惜他的天使,他的幸福,他的宇宙。

费沙的第一缕恒星之光透过一扇落地窗洒进寝殿,为在床上彼此相拥入眠的两人披上金色的暖意。红发青年宽阔的怀抱里,金发恺撒满意地蹭了蹭,“吉尔菲艾斯,中午我要吃皇冠蛋糕……”

罗严格拉姆王朝崭新一天开始了。昨日采摘的草莓会被做成水果沙拉水果挞各种水果甜品,包括金发恺撒最爱的皇冠蛋糕。

Ende

********************************

我到底是怎么把一个让陛下转生成猫被吉捡到的脑洞写成酱的?


评论(7)
热度(55)
©Mifu沙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