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fu沙流

拙笔哪堪描情深
——后知后觉地王道着冢不二、吉莱、撒沙、仙流

星辰与光年 Kapitel IV

观光提示:

全员存活AU,无可救药深度CP滤镜以及吉厨滤镜。

逻辑智商已被CP滤镜吞食,目前依然走在正剧大道上,CP依然只有吉莱。

亲妈,HE。

前章

Kapitel I

Kapitel II

Kapitel III

En guete!

***********************************************

Kapitel IV Eine Galaxie ohne dich (没有你的银河)

黄昏时分,热闹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干燥的晚风悠悠吹起一点行人的裙摆衣角。五彩缤纷的各色灯光从路边各种小店里亮起,召唤着作为银河贸易枢纽费沙五光十色的夜幕。齐格弗里德﹒格塞兹此时正坐在当地颇为有名的酒吧“朵拉库尔”里,与周围早已有些醉意的费沙独立商人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南海北,宇宙这一边那一边,帝国如何,同盟如何,哪处似乎有着这个时代稀缺的矿物资源,等等,俨然一天辛苦后闲来无聊又渴望着在打发时间的业余里突然天赐良机的商人。

自从四月初来到费沙,银河帝国奥丁士官学校在校生帝国宪兵队实习生齐格弗里德﹒格塞兹就在这里一条不算太热闹却也绝不冷清,位于上层人士居住区的商业街上盘下一间小店,专卖银河系各品种兰花以及相关产品。期间更是一直以替父扩展由奥丁发展开来的兰花生意为由四处结识。即使不苟言笑,容貌过目即忘,这位高大的棕发年轻人谈吐得体、见识广博,结交的人都颇为欣赏,也愿意引荐其他给其他人。虽说帝国同盟150年来一直处于腥风血雨里,无论哪边的社会上层还是以风雅闲趣为乐为身份标识。无情的黑色真空里动不动数以几十万计上百万计的流血伤亡,不过是那些人饭后谈资或是个人终端的虚拟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冰冷数字,远远比不上金融领域里上蹿下跳红绿相间曲折蜿蜒的各项指数对于个人账户里资产的影响更受关注。因此,兰花这种被传说中远古地球上某东方国度赞誉高洁,花形花色繁多,香氛可以用来提炼上流人物喜欢使用的香水的花朵就备受诸多上层人士附庸风雅的追捧。拜兰花所赐,齐格弗里德﹒格塞兹,或者说乔装的吉尔菲艾斯在这几个月里倒是认识了不少消息灵通的费沙商人,上达自治领官员下至普通商贩。于是各种情报、臆测、妄想与推论交织在一起,网络成铺天盖地的数据存储进齐格弗里德﹒格塞兹的个人终端里实时连接帝国总参谋长办公室所属超高速计算中心进行分析整理筛选。其实在复健期间从克斯拉那里收到这个终端,吉尔菲艾斯最初以为不过是一般的通讯用途,直到发现隐藏文件夹里直接连通总参谋长办公室所属高速计算中心的伪装程序,才意识到两三月前那段夜间对话的效果可能超出自己的预估。而正是因此才必须完成当初的交易,即使后来的事有部分超出了对话双方的意料。那些来自费沙各个阶层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信息恰恰是他掩饰身份前来的目的。既然利普休达特战役里遇上的前往地球的商船来自费沙,顺藤摸瓜在费沙追踪下去便是自然而然,何况个人终端上来自奥贝斯坦办公室的一些零星线索也都指向费沙为“地球教”的某个重要活动据点。可惜在五年多前为巡航舰贺修利西﹒安琴顺利完成秘密夺回指向性杰夫粒子装置而提供可靠航线和供给便利的费沙在驻武官纳特哈特﹒缪拉如今已然是帝国高层将领,费沙这里的各种信息收集工作在此人被调离之后看来到底还是受到了影响。

接近后半夜,吉尔菲艾斯借着第二天还要早起开店为由离开了“朵拉库尔”。晚风徐徐,即使比奥丁干燥,终究还是强过酒吧里嘈杂、灯红酒绿的空气。慢慢穿过几条街,便逐渐接近了人迹罕至的费沙自治领领主官邸所在的区域。作为此地暗访的常客,棕发年轻人之前早已了然于胸官了邸附近地图以及有个概貌的官邸内部布局,经过几次乔装暗访以及各种渠道综合而来的信息也大致了解此区域的监控点,因此又行了一段路后忽然拐入一边建筑物的阴影里,仿佛融入了夜色的深梦里毫无踪迹。

费沙自治领领主官邸虽然完全不像奥丁的新无忧宫那样体系庞大又恢宏优雅,但与后者相似的一点便是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暗室连通了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稍稍不同的是目前新无忧宫的地下安全系统因为皇族锐减的关系已然仿佛摆设,而出入费沙自治领官邸的安全系统则需要预先备份的虹膜识别。为此,吉尔菲艾斯初到费沙的几天里不得不静坐下来,在终端向着空气里无形投影开的屏幕上观摩试探了一下那个系统的安全防备程度,并相针对的做了个无伤大雅的小程序,以便适当时候让系统默认自己目前的虹膜数据为已备份。虽然也能做出程序关闭或者篡改整个系统的监控,但是既然准备不时潜入,动静自然越小越好。那个时候,吉尔菲艾斯无比庆幸幼年军校以来自己的毫不怠惰,在与金发挚友向着那个共同的目标前行的道路上,逐渐铺上各种领域的知识与技能。旁人可能会觉得辛苦,吉尔菲艾斯却对拥有这样共同的道路充满欣悦。这样的欣悦在一年多前那场几乎成真的生离死别后愈发浓烈,仿佛珍藏于酒窖最深处的帝国410年红酒,一经打开,被自然与时光酝酿的甘醇馥郁就余芳绕梁绵延不绝。

这一夜,吉尔菲艾斯再次轻车熟路,如矫健夜行的狼王般进入自治领官邸的地下通道。通过了虹膜识别的关卡后不久,途经某处引入了室外光线的深井,恰有冷白的卫星之光直射进来,微微照亮了深井下方小小的一处路面。那是宇宙里常见的反射自炽热恒星的寒光,在暗夜里弥漫开包藏炙炎的凌冽,正如镌刻在海马体某处的一卷画面。在那个静谧的白色旗舰的舰桥里,有一个仰望投影着仿佛所有过去星光的半球形荧幕的身影,在悄然流逝的黑暗里泛着金色的微芒。即使如投影的星光那样无法拥有温度,织入画卷每一丝纤维的却是细密的暖流,最终汇入识海的深处封存起又一段无法忘却的记忆。暗自摇了摇头,棕发棕眸的高大青年在通道抵达官邸的某处不起眼的储藏室前收回了浪迹的思绪。轻巧打开一边的通风管道入口,迅速钻入其实对他而言有些狭窄的天地。盖上入口,无边的黑暗汹涌袭来。

吉尔菲艾斯并不害怕黑暗,更确切地说,自从秃鹰之城的九死一生后,他更明白自己除了一个人一件事,对其他早已无所谓害怕或者恐惧。况且,自从四月的时候无意间窥见费沙自治领那些足以证实他们与同盟某些上层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及对同盟决策能够产生的影响的纸质资料后,他更觉察了暂时留在费沙的种种必要。毕竟纸质资料是无法单纯依靠网络与技术获得的。其实,那个时候如果早点知道杨威利暂时脱离了那个如宇宙间巨大牢笼般的伊谢尔伦要塞回去了海尼森,大概他会想方设法去见上一面,看能不能讨论一下未来帝国与同盟携手共进的可能性,虽然可能还有些为时尚早。可惜终究因为史无前例的两个要塞的对战,那位黑色真空的战场上魔术师般的存在还是很快就回到固若金汤的要塞里,维护他的舰队他的立足之地。想到要塞间的对垒,以及最终秃鹰之城的粉身碎骨,黑暗里匍匐前进的吉尔菲艾斯动作停顿了一瞬。莱因哈特大人有些着急了吗,因为那个独自一人握住整个宇宙的约定。

凌晨时分,距离费沙5000光年的奥丁的总参谋长办公室桌上专属的终端里出现了一份资料,确认了“地球教”与费沙自治领领主鲁宾斯基最近几次来往的具体内容。又提及某位经常出现在同盟杨威利提督身边此时本来应该在伊谢伦尔要塞的少年突然出现在费沙,似乎有打算长期驻扎的迹象。同时,报告人决定延长留在费沙的时间,以获取更多地球教与同盟动向的蛛丝马迹。

此时费沙的黎明尚未到来,夜色十分公平地铺开在某个酒店标准房内的床上。刚躺下的棕发青年看了眼薄薄的窗纱外朦胧的星空,终于抵不住睡神的眷顾迅速地被召入了梦神的领域。

迷蒙间,一个金色的人影浮起在识海的视野里。冰蓝色的眼底溢满惊恐担忧与不舍。那是吉尔菲艾斯从未在那双眼里见过的巨大波澜,即使在星海里面对三面包围的强敌,在冰天雪地里抵御恶意的暗算,在狂风骤雨里面对枪林弹雨,也没有如此强烈的震动破裂了冰蓝色其实脆弱的表层。

“吉尔菲艾斯,回答我,吉尔菲艾斯!你为什么不说话?!”

冰冷的记忆里,这微弱的呼喊挥之不去。

费沙黑暗的黎明之前,睡梦里的吉尔菲艾斯在心底轻声而坚定地回应——

莱茵哈特大人,请别担心,我会永远伴随您身边,即使以另一种方式,隔着光年隔着星辰。

只是,在没有您的星系里,似乎星星也没那么耀眼了。

棕发青年翻了个身,在睡梦里迷迷糊糊地抱怨着费沙的星空。

翌日,奥丁秋日的阳光金灿灿铺洒在帝国宰相官邸斑驳的花园小道上,道两边依然绿茵葱葱,偶尔冒出些微清雅淡然的粉嫩鹅黄浅紫。府邸目前的主人却从搬来办公时就对此全然未觉,只是每日午后伏案于此间宽阔的办公桌上,批文、会见、面谈、咨询、决策,不但一人兼任宰相与元帅两职,更是似乎将每一天都当作两三天来使用。各项改(HX)革大刀阔斧,在麾下各方面精英幕僚的辅佐下全速朝着“公平的裁判与税制”前进;而另一方面在五月第八次伊谢尔伦攻略战之后,又在八月同盟与流(HX)亡的帝国遗留门阀贵族达成“共济协定”后对同盟宣战,于是各项征战相关事宜迅速如火如荼提上日程。如同一颗极尽燃烧的星,光芒四射绚烂夺目,在暗黑过去并没多久的时代里受人赞颂景仰,却也令一些身边稍稍知情的人唏嘘感叹,甚至担心。比如此时正等待进门汇报工作的宰相府首席秘书希尔格﹒冯﹒玛林道夫伯爵小姐。按照门口侍卫的报告,帝国总参谋长、一级上将巴尔﹒冯﹒奥贝斯坦已经在宰相大人办公室停留了半小时,却还是没有汇报讨论结束的迹象。即使是天才,如此操心劳累的罗严格拉姆公爵究竟是在急些什么呢。如果是那位未曾谋面的吉尔菲艾斯元帅,一定能够无需猜测就明了这位大人内心真正的渴望了吧。

此时的宰相办公室内,端正立在办公桌前直硬如冰的奥贝斯坦一级上将刚刚汇报完近期军(HX)部情(HX)报部门整理完毕的各种消息里关于费沙的自治领主鲁宾斯基以及同盟与门阀贵族们的动向。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凌晨在他的专属终端上出现的直接来自费沙的报告里的内容。

“奥贝斯坦卿最近似乎招募到了十分可靠的手下。”金发的帝国宰相略带调侃的语气里透露的不过是对于最近这几个月里关于费沙与同盟消息的准确性与数量的肯定。

“人事安排上确实有些小的变动。”依然毫无起伏更无心透露更多的总参谋长的义眼里并没什么闪光。

“哦?些小的变动就能带来如此客观的改变。看来需要卿在合适的时间向全国推广了。”帝国的实际统治者于是似乎是被彻底带起了好奇心。

“情报部门的人员安排其它部门恐怕无法仿效。”

“也是。不过可能的话,坎普与缪拉大约是需要备礼当面感谢了那位或者那几位提供消息的了。”提起几个月前要塞对要塞时某条回首看来无比关键的消息,金发的年轻公爵心情似乎十分舒畅。

接到作为那次战役的总指挥的坎普发来的不痛不痒的报告,莱茵哈特便能大约推测出秃鹰之城与伊谢尔伦那里的胶着状态。不过令他有些惊讶的在于那位屡次能带给他些许功亏一篑的挫败与棋逢对手的兴奋的对手,此次居然只是保守地守着那个黑色真空里巨型牢笼般的伊谢尔伦要塞。这样的疑问时不时冒出直到4月17日奥贝斯坦那里传来杨威利被同盟政(HX)府从伊谢尔伦召回海尼森,正接受询问的消息。于是一切疑问烟消云散,而接到消息的坎普那里也传来将按照缪拉的计划将3000战舰布置在伊谢尔伦回廊那位“魔术师”回程要塞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的动向。可惜之后只是收割了伊谢尔伦方面派出的抗击帝国(HX)军迎接杨的阮少将和跟着杨从海涅森随行而来的雅拉肯少将的性命。在关键时刻狡兔三窟般战术奇幻的伊谢尔伦现任主人在厚积薄发的最后关头逃出了帝国的包围圈,一头扎进易守难攻的要塞里。假若当初没有那条杨威利缺席伊谢尔伦的消息,莱茵哈特几乎能想像到因为从前种种和面对失去冷静的坎普以及与主帅意见不合的缪拉可能面临的惨境。恐怕不会只是两位主帅受伤那么干净利落的画面。

其实,年轻却身经百战的帝国元帅与宰相对那之后帝国宪兵总监克斯拉带来从费沙潜回帝国的蓝斯贝尔格伯爵与舒马赫上校的行踪的消息来源也有些在意。匿名消息通常是元帅本人比较厌恶却无法忽视的一种存在,在军旅生涯里时不时会利用到。只是那个时候金发青年并不清楚自己心里为何如此在意这一条匿名消息的来源,即使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被如堆山般累积起来的公务推隐到心底某个尚未发掘的角落。

“如果阁下暂时没有吩咐的话,请容属下告退。”偌大的宰相办公室里,忽然响起的冰冷声音打散了金发宰相之前逐渐飘远的思绪。

“卿退下吧。不过请准备三天后召开军(HX)部备战会议,讨论一下‘诸神的黄昏’的作战方案和人员安排。”

“是。”

等到一天公务终于告一段落,金发元帅兼宰相突然拒绝了往常送他回到高级军官宿舍的地上车,决定步行回去。

黄昏的霞光已然接近地平线,被夜色晕染了深邃的天幕上,无数的星点正逐渐露出它们拖曳在时光长廊里漫长的光辉。仲秋的奥丁之夜早已冷凉,任性要求独自走在回去路上的金发青年却仿佛早已习惯这样让人瑟缩的温度,只是把身上披风的领子往上拉了拉。

吉尔菲艾斯,上个月的九号我没有梦见你。你躲起来了吗?如果我快一点实现那个约定,是不是可以早点见到你。前几天去看伯伦希尔的时候,旁边依然停着巴巴尔罗沙。只是坐在伯伦希尔里看没有你的银河,虽然星光灿烂,却有些空空荡荡呢。

金发青年并不知道,此时相距巴米利恩会战开始还有半年。

*********************************************************

依然OOC小剧场

莱:吉尔菲艾斯,你和奥贝斯坦和克斯拉到底是什么时候那么熟的?

吉:莱因哈特大人,我和那两位元帅并没有很熟。

莱:是吗?

吉:当然是真的,您不相信我吗?

莱:不,我从未怀疑过吉尔菲艾斯。

吉:莱因哈特大人,在新TV版里,奥贝斯坦元帅对我而言只是可疑的路人,而克斯拉元帅今年应该是不会出现的。

莱:好像的确是这样。不过,哼,什么时候才轮到我们帝国再出场?

**********************************************

汗颜||||||居然大纲的时候漏了坎普,于是这只差点就和原著里一样便当了。

这两星期三次元很忙,更新拖后了请见谅。嘛,反正最近粮多,手速快情节有趣的大神们正在喂食,不缺粮的大家不会注意到小透明的更新的。

对了,如果有在看的话,有没人还没来我们赤金群的?群里大佬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多,对话也很刺激有趣。

最后的最后,没有帝国侧的DNT看的第二个星期,十分想念。




评论(4)
热度(47)
©Mifu沙流 | Powered by LOFTER